5月9日上午,一位85歲,頭髮已經全白精神依然矍鑠的老人緩緩走下舷梯,踏上這片他已闊別40年的土地——遠在西沙的永興島!這個地方便是被世人廣為流傳的他作曲的《西沙,我可愛的家鄉》——
  “在那雲飛浪捲的南海上,
  有一串明珠閃耀著光芒,
  綠樹銀灘風光如畫,
  遼闊的海域無盡的寶藏……”
  《西沙,我可愛的家鄉》曲、詞作者呂遠(右)、蘇圻雄(左)在收復西沙紀念碑前合影。(南海網記者 李慶芳 攝)
  詞作者蘇圻雄先生也同機抵達,兩位先生共同作為三沙市的榮譽市民重訪三沙。40年前,二位先生共同為電影《南海風雲》創作了插曲《西沙,我可愛的家鄉》。此次,兩位前輩還與5位海南知名音樂人在永興島會合採風,為正在進行中的“三沙夢·中國心”三沙網絡歌曲徵集活動助陣。
  5位音樂人分別是海南省音樂家協會副主席、秘書長王艷梅,省歌舞團創作室主任黃遠舫,省吉他協會主席趙啟騰,知名音樂人“強哥”,知名音樂人沐羲(子川)。
  7位音樂人首先來到與永興島用人工堤相連的石島。西沙名氣最大的文藝作品的兩位作者40年後首次聚首如今的三沙市,兩位前輩開心得像兩個孩子,不時扯起當年的回憶。撫摸著中國主權碑,走近“西沙老龍頭”石碑,遠看刻在石壁上的“祖國萬歲”,呂遠先生竟不時沉默,激動得微微顫抖:“40年前,這裡沒有主權碑,石壁上也沒有刻字,啥都沒有!”不變的是刺得人睜不開眼的太陽,藍盈盈清透的海水,茂盛的羊角樹以及石島那古老的岩石。
  接著,7位音樂人參觀了西沙軍史館。在這裡,呂遠、蘇圻雄兩位老先生分別題下了他們為三沙所作作品的標題“西沙,我可愛的家鄉”和“我愛三沙”(三沙設市一周年時二位先生再度聯手創作的歌曲)。40年後首度共同重訪三沙的兩位先生,也將以今天的採風收穫,進行他們的第三次聯手創作。
  詞作者蘇圻雄先生第一次登島也是40年前,二度登島是在三沙設市一周年時。去年,他已經被三沙的變化所震撼,這次,他關註的是三沙市普通老百姓生活的變化。尤其是參觀了西沙水警區大花園似的蔬菜大棚,品嘗了一顆無土栽培的聖女果,感受到了西沙的生機之後,他更期待到永興島最繁華的“中央大街”——北京路去看一看,“聽說那裡商品琳琅滿目,我想親自去看一看,想通過生活的點點滴滴來贊美三沙!”
  接著,大巴車載著音樂人從北京路開到位於永興碼頭的三沙市地名碑前,兩位老先生抬頭仰望那座質地是黃蠟石,有幾個人高,刻著南海諸島圖的紀念碑,無語凝噎。地名碑後面那片藍汪汪的海,“如同當年一樣清澈見底。”呂遠先生站在海邊說。隨後,一行音樂人走進永興社區居委會(漁民村)採風。
  前輩後輩音樂人聚首,怎麼不聊聊音樂?7位音樂人參加了座談會,海南省音樂家協會秘書長王艷梅對三沙歌曲徵集活動的優秀作品進行點評,提醒大家創作要從細微入手才能動人,要避免“假大空”的音樂。為了向前輩致敬以及迎接遠到的客人,西沙水警區戰士編排表演了三重唱《西沙,我可愛的家鄉》,並獻唱了自創的歌曲《西沙女兵》和《抗風桐》,以音樂會音樂人。
  5月9日,7位赴三沙採訪的音樂人與西沙駐島官兵唱響經典之作《西沙,我可愛的家鄉》。(南海網記者 李慶芳 攝)
  5月9日,7位赴三沙採訪的音樂人在三沙地名碑前合影。從左到右分別是:沐羲、趙啟騰、黃遠舫、呂遠、蘇圻雄、王艷梅、強哥。(南海網記者 李慶芳 攝)
  最後,音樂人走進將軍林、北京路商業街採風。“感觸多了,不能告訴你,我要寫進歌詞和詩作里!”蘇圻雄先生參觀完商業街像個孩子似的跟記者說。
  大半天緊湊的採風就在蘇圻雄先生這樣感慨良多又收穫頗多的感受中接近尾聲,旋律已經在他們心中生成。
  “如果想飛了,請到三沙來,這是夢想展翅的地方,彩霞里舞蹈,驚濤中歌唱,熱血澎湃去衝浪……”省歌舞團創作室主任黃遠舫在永興機場即興創作哼唱,歌聲伴他們離別三沙。
  (南海網西沙永興島5月9日消息 南海網記者 黃丹)
  (原標題:《南海風雲》插曲作者40年後再聚三沙 聯手創佳作)
創作者介紹

瑤瑤

dcsjrusvpd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