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欠你的一滴淚
[第一世]
在恐龍滅絕之後不久,她愛著他,他不知道。她把最甜美的果子喂到他嘴裡的時候,他不知道。她把最精美的獸骨項鏈掛在他的脖子上的時候,他還是不知道。 甚至當她溫柔地依偎在他懷裡,帶著笑容睡去的時候,他還是不知道。
他穿著這個族裡最漂亮的獸皮衣服,戴著這個族裡最漂亮的獸骨項鍊,身邊還跟著這個族裡最漂亮的女人,但是他還是不知道這是因為她愛他。他好像習以為常,習以為常通常不是一件好事, 有好多該發現的東西沒法發現,有好多不尋常的事都因習以為常變得尋常了。於是他還是過著尋常的日子,他還是不知道這一切並不尋常。
在那時候,和外族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勝利者得到奴隸和生存的權利,失敗者注定要失去一切。這是自然的規律。 在無數次與異族戰爭中的某一次,他們戰敗了。有的人失去了自由,有的人失去了生命。
通常失去生命的是男人,失去自由的是女人。因為長久如此,沒有人覺得這不公平,技不如人當然應該認輸。 被俘虜的男人等著被殺,女人則等著被某個異族男人領回他的洞穴。
她知道,這樣一來,他們更不可能在一起了。她和他都將成為異族的奴隸,奴隸是沒有自由的。
她沒想到他可能被殺。 當她看著他在異族人的刀下倒下去的時候,她哭了。
她曾經為他哭了無數次,只有這一次是當著他的面,因為那一刻,她的心真正地碎了。
她曾經為他哭了無數次,只有這一次他看見了,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原來一切都非比尋常, 他才知道她愛他。他在心裡說,我欠你一滴淚。但是他無法做什麼了,因為他死了。
異族的首領發現有個女俘虜死了,據說是因為心碎了。 
[第二世]
他是一隻飛鳥,她是一條游魚。  他們互相相愛,但是他們無法見面。
他去找神——飛鳥總是最靠近神的動物。
神對他說:你們的姻緣是三生三世的,這是第二生,既然這輩子沒指望了,還是等下輩子吧。 鳥沒有眼淚,但是他的心在哭。
神輕輕歎了口氣:我看見你的心在流淚。我可以用法力讓你能夠流淚,但是你要記住,只有一滴。
過了一會兒,神又說:我再告訴你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吧,據以前的神說,只要大海乾枯了,水裡的游魚就會變成飛鳥……他馬上飛走了。
看著他的身影,神自言自語:「哎,我又說謊了。」
在此後的日日夜夜,他抑制著自己思念的眼淚,並且叫著「不哭,不哭」,不停地銜著石頭投到海裡。在心裡,他無數次的看見海乾枯了,她變成了鳥,然後他對著她流下那一滴珍貴的眼淚,對她說「我愛你」。但,這一切都只在心裡出現過。
有人說他是布谷鳥,提醒大家及時播種;有人說他是精衛鳥,為了復仇才要填平大海。
他們都錯了。因為他們不知道這是三生三世的愛情。
直到有一天,他要倒下了,雖然他不相信海是填不乾的,但是他確實精疲力盡了。
他感覺自己要哭了,他拚命地抑制自己,他聲嘶力竭:「不哭!不哭!」他掙扎著最後一次飛向大海——他要倒在海裡。
他漸漸地沉向海底,在生命最後的一刻,他看見了她的身影,她也看見了他。
但是他們看不見彼此的眼淚,因為他們都在水裡。 
[第三世]
當她還是魚的時候,她發誓要變成飛鳥。於是第三世她成了一隻飛鳥。
他呢?這一世他是一隻小飛蟲。
這次是她拜訪了神。神對她說:這是你們最後一世的姻緣,是最後的機會了。過了這一世,你們彼此將相忘於江湖。
神又一次看見鳥的心裡在流淚,於是對她說:在他的第三世,你會遇到危難,到時候他會穿著金甲聖衣救你於水火之中,然後還你一滴眼淚。
風,把她和神的對話送到他的耳朵裡。他笑了。他知道他終於可以在這第三世見到她了。這樣,那些話,那滴淚,都可以送給她了。
這一世,他們互相尋找。 向左,向右,不斷地選擇。 不止一次,他們在同一條路上飛過,但是時間不同。
不止一次,他們在即將相遇的時候,選擇了相反的方向,就此錯過。他們彼此追逐,他們無數次重複著對方的路線,他們無數次的錯過。天空實在太廣闊了。
冬天的某一天,風告訴他,她在朝著他飛來,叫他在這等著。
他欣喜若狂,生怕錯過她,偎在一棵松樹上四處張望,他發現有時候陽光竟是那樣的燦爛。這兩世,他是第一次有時間注意到這件事情。
太陽注意到另一件事:他快死了!沒有任何一隻飛蟲能度過冬天。他等不到她了。
他開始感到自己要死了。他恨,他恨飛蟲的壽命太短暫;他恨前世的飛鳥不能游泳;他恨自己那麼晚才明白她愛著他。
他快死了,但是它不能死,因為這是他們姻緣的最後一世了。 那麼金甲聖衣呢?那麼那一滴淚呢?難道神又一次說謊了?
她在飛過來,但是他的生命在急速地流逝。 看到這一切,他依偎的那株松樹哭了。
松樹的眼淚是一滴松脂,這滴眼淚正好把他包圍起來,緊緊地,使他的生命不再流逝,他因此保住了最後的一點生命力。但是同時也失去了行動的自由。 這是最後一世了。誰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再次錯過。 她飛來了,他喊,但是他喊不出聲,松脂已然凝固。
她看見有個金黃的東西,是那樣地耀眼。但是她錯過了,因為在她心裡,多耀眼的東西也沒有他重要。 最後一世,他們就這樣錯過。
在她精疲力盡地倒下的時候,太陽哭了,因此天陰了;風哭了,因此下雨了。
[其後]
時光不顧一切向前飛奔,輪迴照樣進行。
千年的輪迴,使松脂變成了琥珀,而他,還靠著最後的那一點點生命力活在他的第三世。只要琥珀不被打碎,他就會一直活在第三世,守望著那段姻緣。
無數次輪迴之後,她又變成了女人。但是她早已忘記了那段三生三世的姻緣,她有了另一個心愛的人,他們幸福地在一起。
有一天,她的男朋友看見了這只琥珀,買下來作成項鍊送給她。她把它掛在脖子上。
這是第一次,他們又能這樣如此親近地待在一起,但是他已經不能說話,她也早已忘記。
看著她和男朋友幸福地生活,他有時候很嫉妒,有時候很開心,但更多的是悔恨——如果自己早一點明白的話,他和她早就可以這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他無數次地哭泣,但他已無淚。
有一天,她的公司失火了,她在頂樓。 她拚命地逃啊,但火勢很大,腳下是一片火海。 火神咆哮著:我還要吞噬一條生命!
她聽不到,因為她是最後一個目標,因為她已不是遠古的生物。
他聽到了,他還活在他的第三世。
那一刻,他驀然記起千年之前,神的話語:「在他的第三世,你會遇到危難,到時候他會穿著金甲聖衣救你於水火之中,然後還你一滴眼淚。」 原來如此!
奔跑中,她感到脖子上的項鍊驀然斷掉,但是她無暇顧及,她要跑出去,她的男朋友還在等著她。
她不知道,在她身後的火海裡,那只琥珀融化了,從琥珀中冒出一個氣泡——那是他在松脂凝固之前為她流下的一滴眼淚,這滴眼淚在千年之後被火神釋放出來。
不用問他怎麼樣了,就算沒有火海,他的生命力也會因為琥珀的破碎而消失。
火神吞噬了最後一條生命,在她的背後止步。
她奔出火海,撲到男朋友的懷裡,哭了。人們都說她能從大火裡逃生真是奇跡。
她的男朋友抱著她哭了,大聲地說「我愛你。」她周圍的人都很清楚得聽到了,但是沒有一個人聽到火海裡那只千年之前小蟲的臨終話語,那也是一句「我愛你!」
神在天空中望著一切,「在他的第三世,你會遇到危難,到時候他會穿著金甲聖衣救你於水火之中,然後還你一滴眼淚。」千年前他說的話在自己耳邊響起。 神哭了。
她和男朋友一直都很幸福,但她不知道這是因為神為她哭過的原因。
======================================
世上沒有不傷人心的感情,或多或少,或大或小, 它都會在你的靈魂上留下傷痕。
以傷痕為代價換得感情的喜悅,以感情的喜悅作為回報的傷痕!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瑤瑤

dcsjrusvpd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